<em id="qwuoo"><object id="qwuoo"><u id="qwuoo"></u></object></em><dd id="qwuoo"></dd>

        1. <dd id="qwuoo"><big id="qwuoo"><video id="qwuoo"></video></big></dd>
          <em id="qwuoo"></em>

        2. # 00
          客服熱線:0311-85395669
          資訊電話:
          139-32128-146
          152-30111-569
          客服電話:
          0311-85395669
          數據指標

          債務危機發酵:嘉能可忙自救 國內鋼企硬撐

          時間:2015-12-11 09:13:50|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瀏覽:|評論:0條   [收藏] [評論]

          導讀:受債務及銅價下跌等因素影響,曾經風光無限的礦業巨頭嘉能可12月初再次迎來一輪股價暴跌,9日股價一度暴跌9個點。10日上午嘉能可宣布股票短暫停牌。大宗商品寒冬,國際油價近日暴跌6%,…

          導讀:受債務及價下跌等因素影響,曾經風光無限的礦業巨頭嘉能可12月初再次迎來一輪股價暴跌,9日股價一度暴跌9個點。10日上午嘉能可宣布股票短暫停牌。

          大宗商品寒冬,國際油價近日暴跌6%,刷新近7年低位;而銅價也跌至10年來最低水平。

          受債務及銅價下跌等因素影響,曾經風光無限的礦業巨頭嘉能可12月初再次迎來一輪股價暴跌,9日股價一度暴跌9個點。10日上午嘉能可宣布股票短暫停牌。

          10日下午晚些時候,嘉能可在官網發布了該公司最新的債務削減計劃。嘉能可將加速對債務及資本支出的削減,債務削減目標在9月再上調30億美元,擬在明年底將凈債務降至180億美元。2016年的資本支出則由50億美元下調至38億美元。

          減債目標再上調30億美元

          在股價第二次暴跌和債務違約風險高企的當口,嘉能可將股票短暫停牌,宣布了新的減債計劃。

          嘉能可CEO伊凡·格拉森博格表示,“9月,我們宣布了一系列措施削減債務,并取得了顯著的進展,截至目前已完成了大約87億美元的削減計劃。”

          在這份最新聲明中,嘉能可稱將在9月百億(美元)減債計劃的基礎上,繼續上調債務削減目標,爭取在明年年底前其凈債務削減至180億到190億美元之間,同時將資本支出由早先預計的50億美元進一步削減至38億美元。

          伊凡·格拉森博格稱,“嘉能可已做好準備,在大宗商品價格低迷的環境下,創造更多的現金流。我們始終保持高度靈活性,并會繼續評估是否需要采取更大力度的債務削減動作。”

          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我的鋼鐵網”分析師徐向春對嘉能可的命運表示了極大擔憂。徐向春稱,這周股價暴跌,是第二次暴跌,投資者現在對嘉能可的信心已經很難恢復。

          “礦業寒冬這個大環境,銅價已經跌到7年最低,銅消費大國中國的經濟增速放緩,銅產品需求疲弱,銅價也許還會更低。誰也不知道礦業寒冬還會持續幾年,礦業巨頭注定了還要過上幾年苦日子。”徐向春稱,接下來,嘉能可也許還將繼續面臨債務違約甚至瀕臨破產的風險,除非大宗商品價格能在未來幾個月時間里大幅上漲。

          受累銅價暴跌

          嘉能可是一家大型綜合礦企,2015年財富世界500強企業排行中名列第10。

          目前嘉能可主要有三大業務板塊——金屬及礦產、能源產品、農產品,三大板塊對營收的貢獻率分別為59%、29%和12%。在貢獻最大的金屬礦產中,銅、鎳、鋅,分別貢獻了2014年業績的36%、7%和5%。從數據也可以看出,銅產品對嘉能可的業績影響非常大。

          今年上半年以來,隨著全球需求放緩及供應過剩,大宗商品的價格普遍下滑。銅價連續數月跌跌不休。8月19日、24日,倫敦金屬交易所(LME)期銅價格指數多次刷新2009年以來的最低紀錄,最低至4855美元/噸。

          受累于銅價暴跌,嘉能可的業績也大幅下滑。據其2015中報顯示,今年上半年嘉能可經營錄得凈虧損6.76億美元,而去年同期則凈賺17.2億美元;上半年營收額857億美元,也比去年同期大降25%。

          業績大幅下滑的同時,由于前些年對上游礦山資產的激進并購,嘉能可的凈債務已達300億美元。而美銀美林在10月的一份研報稱,嘉能可牽涉在所有金融機構的風險敞口可能高達1000億美元。此前,嘉能可面對債務壓頂,被迫宣布將采取出售資產、銅礦減產、暫停派息及定增募資25億美元等多項措施“斷臂求生”。

          但顯然,嘉能可并未能真正化解債務違約的風險。海通證券研報數據顯示,嘉能可的還債壓力集中在2015年和2016年,共計321億美元。2015年上半年的凈現金流入僅為2.38億美元,市場越來越擔心該公司是否有能力償還其債務。

          與此同時,嘉能可的債務違約風險也在飆升。截至9日晚,嘉能可的信用違約掉期(CDS)價格大漲至900個基點以上,這也便其違約風險達到了54%,創下6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專家:國內鋼企也面臨債務違約風險

          嘉能可所面臨的困境并不是孤例。在國內,受礦價、鋼價連續下跌及需求萎靡等影響,國內礦山及鋼鐵企業也同樣面臨著產能過剩、產品價格下跌、需求萎靡及資金鏈緊張等經營窘境。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中鋼協)的統計數據顯示,今年1-10月,全國大中型鋼企累計虧損386.38億元,其中鋼鐵主業虧損720億元,101家大中型鋼鐵企業中有48家虧損,虧損面擴大至47.5%,虧損額再創年內新高。而鋼鐵重點地區河北省的鋼鐵業虧損面更高達60%。

          鋼鐵行業其實也可以視為中國工業制造業轉型升級的一個縮影。經濟增速放緩,地產基建等領域的鋼材消費量的增長也在逐步放緩,而產能供給卻依然過剩。與之類似的還有水泥、玻璃、有色、煤炭等行業。

          徐向春表示,與嘉能可這樣的外企不同的是,國內的鋼鐵、礦山企業多為國企,還有的是地方的經濟支柱企業,很難輕易裁員、關停甚至破產。在這樣的背景下,即便陷入虧損的企業也都苦苦堅持生產,“因為一旦停產就失去了份額,誰都想撐下去,不被淘汰。”此外,這些企業還要面臨銀行抽貸的壓力。現金流斷鏈的風險已成為懸在鋼鐵和礦山企業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中鋼協常務副秘書長、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院長李新創此前在第十一屆環渤海鋼鐵市場論壇上表示,鋼鐵行業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債務問題,行業平均負債率高達70%,比亞洲金融危機鋼鐵行業困難時期的56.5%高出十幾個百分點,而且資金成本居高不下,也高于中國制造業55.7%的水平。

          李新創透露,從中鋼協統計的一百家大中型鋼企來看,債務總額大約3.3萬億元,其中銀行貸款1.35萬億元,另外2萬億元也是變相的銀行貸款和其它的資金來源。尤其是大宗商品的市場寒冬,企業應收賬款和應付帳款均大幅提升,鋼鐵企業的資金鏈都相當緊張。此外,12月還是銀行還款的年度節點,鋼廠面臨的還款壓力陡增,或有一批鋼廠存在違約風險。

          中國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12月7日還發布了中國和全球鋼鐵需求預測報告。報告預測,今年和明年的鋼材需求和粗鋼產量都將從峰值回落,而今年則是粗鋼需求和消費量首次出現實質性減少的轉折年,鋼鐵行業將就此進入減量周期。

          2015年中國鋼材需求量同比下降4.8%至6.68億噸,同期鐵礦石(折品位62%)需求量小幅減少0.4%至11.2億噸,鐵礦石對外依存度將達到79.5%;2015年粗鋼產量預計將同比下降2.1%至8.06億噸,明年將降至7.81億噸。報告還預測,2016年中國鋼材的需求也將繼續降低到6.48億噸,同期鐵礦石需求量則將繼續下降至10.73億噸。

          李新創在會上介紹,2015年中國鋼鐵行業已經到了轉折點,開始進入減量增長的周期。今后中國鋼鐵的需求和產量繼續下滑的趨勢不可逆轉,預計2030年中國的鋼鐵需求將降至4.9億噸。

          李新創認為,這種大的格局變化,將給中國鋼鐵行業帶來許多變化。未來,鋼鐵企業的關停破產將會增多,相關的上下游企業特別是為鋼鐵產業服務的煤炭產業和鐵礦石行業,都會面臨巨大挑戰。

          徐向春分析,中國鋼鐵、礦業企業債務負擔沉重,資金鏈緊張,但卻難于停產、破產。一方面是鋼鐵企業員工眾多,一家大型國有鋼企的員工人數可能有好幾萬甚至十幾萬人,破產會帶來人員安置困難。

           

          上一篇:主要鋼企綠色評級結果首發 我國鋼鐵尚處綠色發展初級階段
          下一篇:我國將采取多項措施規范煤炭交易秩序
          分享到:
          [騰訊]
          關鍵字:無

          行業焦點排行榜

          更多+企業招聘

            黑龙江11选5{{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