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qwuoo"><object id="qwuoo"><u id="qwuoo"></u></object></em><dd id="qwuoo"></dd>

        1. <dd id="qwuoo"><big id="qwuoo"><video id="qwuoo"></video></big></dd>
          <em id="qwuoo"></em>

        2. #
          客服熱線:0311-85395669
          資訊電話:
          139-32128-146
          152-30111-569
          客服電話:
          0311-85395669
          數據指標

          羅冰生:鐵礦石供需關系已經發生變化

          時間:2010-09-03 08:54:34|瀏覽:|評論:0條   [收藏] [評論]

          對羅冰生這個名字公眾并不陌生,作為中國鋼鐵協會常務副會長,他一直都是各大媒體追逐的焦點。因為伴隨著鋼鐵行業的迅猛發展這位鋼鐵行業德高望重的前輩,總是被放在輿論的風口浪尖。 可能很…

          對羅冰生這個名字公眾并不陌生,作為中國鋼鐵協會常務副會長,他一直都是各大媒體追逐的焦點。因為伴隨著鋼鐵行業的迅猛發展這位鋼鐵行業德高望重的前輩,總是被放在輿論的風口浪尖。

          可能很少人知道,羅冰生在鋼鐵第一線,已經工作了40年。早在1958年“全民大煉鋼”的時候,他第一次接觸到鋼鐵,就對這個行業產生了濃厚的興趣。1963年大學畢業后,從首鋼生產煉鋼廠宣傳科任干事開始做起,一直到擔任首鋼總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

          在接受《經濟參考報》獨家專訪時,他告訴記者,和管理一個企業需要“關注實戰”不同的是,7年的協會副會長工作令他的視野更寬,不單單是一個企業,他把更多思考投向了整個行業的發展。他最喜歡的一句話是:在鋼鐵發展當中進行拼搏、奮斗,來實現你的目標。

          兼并重組首要解決“組織”問題

          抑制產能過剩、提高產業集中度是《鋼鐵產業調整和振興規劃》的核心內容之一,但從實施一年來的情況看,效果并不盡如人意。一方面,產能過剩仍然存在,且行業出現增產減收現象。來自行業協會方面的數據顯示,2009年,中鋼協重點監測的大中型鋼鐵企業全年鋼產量較上一年增長11.27%;但實現工業總產值卻同比下降12.75%,實現銷售收入同比下降10.10%,實現利潤同比下降31.43%。另一方面,行業集中度仍然不夠。2009年河北鋼鐵、寶鋼武鋼、鞍本、沙鋼五大鋼鐵集團合計產鋼1.65億噸,僅占同期全國產量的29%,這與《鋼鐵產業調整和振興規劃》提出的“國內排名前5位鋼鐵企業的產能占全國的比例達到45%以上”的目標差距尚遠。

          羅冰生認為,兼并重組是鋼鐵行業面臨的一道檻,產業集中度太低依然是中國鋼鐵行業面臨的重要問題。

          “推進兼并重組首先要解決的是組織調整問題。”這是羅冰生強調的第一句話。在他看來,河北鋼鐵集團之所以整合頗見成效,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組建了一個堅強的領導班子,才保證了重組工作的順利推進。羅冰生表示,在組織問題之后,第二步需要提高企業的科技創新能力和自主創新能力。這是為了提高我們工藝和裝備水平,并通過先進的管理來提高和實現企業的競爭力。

          “我認為從當前鋼鐵工業發展的角度來看,兼并重組的目的是在于做強而不是做大。”羅冰生說,他告訴記者這樣一句話:聯合重組如果不是為了做強而是為了做大,就等于是把一些小問題、小矛盾集中在一起,而這樣做大的唯一后果,只能把一個小的矛盾變成大的矛盾,而這正是目前企業聯合重組的過程中值得注意的問題。

          “要做強,核心問題是生產要素的優化組合。”羅冰生告訴記者,生產要素的優化組合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個方面是在大范圍內要實現生產要素的優化組合,充分發揮先進生產力的作用,而通過擴大兼并重組企業范圍就意味著我們調整的余地更大。第二個就是通過生產的優化配置,來充分發揮協同的效益的最大規模。企業兼并重組后,可以把若干生產設備放在一塊,并能夠最大的發揮各個設備的優勢,效率就大幅度提高了。

          “像采購來說,一個企業采購一千萬噸是一個班子,采購一億噸的,也是一個班子。調節能力和余地就大的多。”羅冰生認為,同樣在人員的管理上,如果把大量的人員組織起來,就可以合并,也可以把優秀的人員集中到一塊管理。也就是說,對生產要素要進行優化組合,充分發揮優化組合的,最大限度的提高生產效率的作用。

          “另一方面,從全球來看,我們搞兼并重組的目的,就是要組建有世界競爭力的世界級的鋼鐵企業集團。當然也包括了淘汰落后產能,大型企業集團的管理、資金、人才、裝備、技術,各種各樣的優勢,只有大范圍的聯合重組,才能實現這樣的目標。”羅冰生說。

          面對記者提出類似“拉郎配”、“國進民退”等聯合重組的過程中暴露出的弊端。羅冰生坦率地表示,由于我們現在的鋼鐵企業的管理,是分為五級:中央、省市、地區、縣一級的市管、鎮一級的縣管,這種行政體制的分層管理,加上實行分稅制,導致每個地方都想把自己地方的蛋糕做大,根本上影響了淘汰落后和跨區域的兼并重組的進程。

          羅冰生建議,國家對鋼鐵行業應該有一個總體規劃,并有配套的實施辦法和責任制。首先要解決歷史遺留下來的各種問題,特別是對于我們老的鋼鐵企業,職工安置就是一個大問題;第二、對于跨區域的兼并重組,國家還應該出臺有關扶持政策,特別是要有政策來平衡地方政府之間的利益。第三,兼并重組不應該單純是擴大產能,而應該利用現有的特大鋼鐵集團,發揮他們的綜合優勢,來實現利潤增長。強調要實現大范圍的、跨省市的、跨所有制的聯合重組,跟這個是相配套的。要把這些用先進帶后進的辦法,把所有的企業都拉到先進的工藝裝備技術水平上。

          他特別指出,對于兼并重組的企業應該要進行考核來完善我們的責任制。這樣在兼并聯合重組中可能出現的弊端,就可以及早的制止。

          鋼廠不僅僅是生產商,更是服務商

          “人家一噸鋼,銷售產值是1萬美元,我們一噸鋼,3000多元人民幣,”在和記者的聊天中,羅冰生感嘆到。他向記者講述了自己在奧地利考察時的難忘經歷:“當時我們根本就不可想象,后來經過考察發現,人家在生產鋼材同時還提供服務,在我們鋼廠還在按噸買鋼材的時候,那里的鋼廠已經開始按照客戶需要,把鋼材剪好后買半成品。”

          反觀國內鋼材市場,“增產但卻減收”已經成為困擾鋼鐵行業的一大難題。今年以來,鋼鐵企業實現利潤同比增長,但仍然處于低效益狀態。今年1—7月重點統計的77戶大中型鋼鐵企業共計實現利潤537.1億元,同比增加414.16億元,增長3.37倍。值得關注的是,1—7月份產品銷售利潤率僅為3.14%,遠低于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平均銷售利潤率水平,鋼鐵行業運行仍然處于低效益的狀態。同時,由于成本上升,鋼鐵產品價格下跌,5—7月企業利潤均出現環比下降。

          羅冰生表示,這也是為什么現在很多鋼鐵企業都開始縱向發展的原因。比如說德國的蒂森克虜伯,有1/3是汽車零部件的生產,它就是生產汽車板、汽車用材以后,加工成汽車零部件來供應汽車生產商。現在全球發展的模式是有一個鋼鐵產品,然后進入流通領域后,變成鋼材的深加工的流通服務基地,集中來為用戶提供服務。

          “從生產產品到交付用戶手上使用的整個過程,我們缺乏的恰恰是建設一條‘滿足我們用戶需求的完整產業鏈’,這也是當前鋼鐵工業發展的薄弱環節。”羅冰生說。在他的腦海中,按照世界鋼鐵工業發展來看,如果僅僅是一個生產鋼材的企業,那只是一個傳統的鋼鐵企業的概念。而作為一個現代化的鋼鐵廠,它應該是為用戶提供鋼材及使用服務的一個服務商的概念。

          羅冰生所希望看到的是,我們的鋼廠以后將不僅是賣鋼材,還要同時對方提供各種各樣的服務,用戶使用鋼材會遇到的各種問題,鋼廠都能提供完善的解決方案。

          鐵礦石“要關注供求關系變化”

          從2003年開始,在羅冰生負責鋼協的日常工作中,前一段時間組織和協調鐵礦石談判成為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項。也正是這個工作,令這位鋼鐵戰線奮戰數年的老前輩,被無數次推向了輿論的“風口浪尖”之上。

          “連賣菜大媽都知道鐵礦石談判”,這是羅冰生面對媒體朋友,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他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他更愿意在鐵礦石談判慢慢趨于平靜后,冷靜的回顧這一段過程。

          鐵礦石長協機制的形成并非“一朝一夕”。羅冰生說。他表示,鐵礦石作為全球的大宗商品,它和糧食、石油不一樣。它有專項性,也就是礦山生產的鐵礦石必須賣給鋼鐵企業,同樣鋼鐵企業必須買礦山生產的鐵礦石才能保證原料需要。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專向性,令鋼鐵企業和礦山捆綁在一起,形成了長期、友好的供應關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羅冰生說。從而形成了長協這樣的定價機制。一方面,礦山建設需要大量的,要求他生產的礦石有穩定的需求來保證它的生產,而且通過每年一次定價,讓它礦山企業有穩定的市場、有穩定的價格,來保證礦山的盈利。另一方面,鋼鐵企業通過這種定價機制,也使得企業的原料供應有穩定的來源。供應的量穩定,價格也穩定,使得大家都可以集中精力去搞好鋼鐵生產,這種機制是多年形成的,是一種供需雙贏的機制。投資

          隨著三大礦山主導鐵礦石定價機制發生變化,今年以來,已經由之前的長協模式轉向按照現貨指數為基礎的季度定價,但是關于其后期如何發展的“博弈”卻從未停止。用羅冰生的話說,“關鍵要看供求關系如何發展。”

          面對記者,羅冰生尖銳地指出,從目前而言,這種新的指數定價,在運行過程中已經暴露出新的問題:指數本身沒有代表性、權威性和科學性。鐵礦石巨頭力推的指數定價,指數均以中國現貨礦到岸價為主,其中包含海運費,應當扣除而沒有扣除,而且指數定價也不能反映鐵礦石優質優價的問題……指數定價有很多問題還不能解決,需進一步探討。

          羅冰生說,當前鐵礦石供需關系已發生變化,與年初全球鐵礦石供需態勢已有所不同。首先,1—7月中國進口鐵礦石3.6億噸,同比增加了525萬噸,增長1.48%,進口增幅比去年同期下降30.28個百分點。2010年二季度以來,中國進口鐵礦石連續四個月下降,4月份進口鐵礦石同比下降2.94%,5月份下降2.92%,6月份下降了14.72%,7月下降11.71%。

          其次,中國國產鐵礦石總量大幅上升,2010年1-7月份國產鐵礦石達5.83億噸,增加了1.27億噸,同比增長28%,其中二季度比一季度增長了37.61%,國產鐵礦石大幅增長是進口鐵礦石總量不斷下降的主要原因,國產鐵礦石能支撐鋼鐵企業的發展要求,進口礦的依存度不斷下降。

          從全球供需態勢來看,羅冰生表示,1-7月全球鋼產量仍屬于恢復性增長,還沒有達到2008年上半年爆發前的水平,除中國外,各個國家和地區對鐵礦石的需求也沒有達到2008年上半年的水平。金融危機

          “以上情況說明鐵礦石供需關系已經開始發生變化,與年初的態勢有很大不同。”羅冰生表示,這樣一種定價模式,今后怎么發展還有待觀察。

          “核心的問題就是供求關系的變化,但目前已經出現了微妙的變化。而且現在來看,中國在這里面起了非常大的作用。”羅冰生說。

          羅冰生回應五大熱點話題

          《經濟參考報》:很多人都認為,是中鋼協主導鐵礦石談判,也因此對中鋼協產生了很多不利輿論。事實上,在這7年的鐵礦石談判中,鋼協究竟扮演什么樣的角色?

          羅冰生:第一,我們鐵礦石價格談判是企業行為,中國的模式是寶鋼作為企業和三大礦山公司進行談判,第二,從中國的實際出發,也就是寶鋼作為一個企業,他是代表著中國整個的鋼鐵行業和三大礦山公司進行談判,寶鋼要代表中國的鋼鐵企業,只有通過中國鋼鐵協會的協調,把行業的意見協調以后,通過寶鋼來代表企業和三大礦山公司談判。反過來,中國其他企業應該執行寶鋼和三大礦山公司談判決定的價格。同時他們也不用承擔和三大礦山公司談判的責任,鋼協在其中就是協調作用的工作機制,我們不是也不能直接參與談判。

          《經濟參考報》:您如何看待鋼鐵行業目前令人擔憂的高庫存和低利潤問題?

          羅冰生:所謂低利潤是相對的,寶鋼的利潤放在全行業看就不低,它的銷售利潤在7%以上,但是從全球來看,浦項鋼鐵的銷售利潤率可以達到12%。其中核心問題是我們能不能控制鋼鐵產品的高附加值、高技術含量的領域,從而擺脫大路貨,競爭激烈的狀態。特別是鋼鐵工業發展,目前出現了產品同質化的現象,這就加劇了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的激烈的競爭。所以要技術創新和技術進步,來實現我們在高端產品的競爭的優勢位置。

          高庫存的核心是我們的高產量帶來的,目前我們的需求還是處于較快增長的狀態,這種情況下更要冷靜分析,理性控制我們鋼鐵行業的過快增長,按照市場的需求來組織生產,把市場的高增長降下來,并使我們的庫存保持合理,也就是我們要解決的二次去庫存化。

          《經濟參考報》:您如何看待目前鞍鋼、武鋼等鋼廠去海外投資設廠的事情?

          羅冰生:我也贊成,這是好事,我認為有可能會成為一個趨勢。我覺得我們鋼鐵行業,要建成有國際競爭力的特大型鋼鐵集團,就應該具備跨國經營的能力,過去我們已經有這方面的一些動作,可能多集中在資源投資方面。在全球化趨勢面前,鋼廠到國外去建鋼鐵廠,從運產品到輸出產能,可以避免貿易糾紛,何嘗不可?下一步我們可以走國際化的兼并路線,但是我們還需要有一個走出去適應國際化經營的過程。

          《經濟參考報》:您如何評價目前其他國家對我國鋼鐵業頻發的貿易糾紛和摩擦?

          羅冰生:第一、我覺得中國鋼鐵工業的發展必須立足于國內市場,我們的目標不是要成為全球鋼材的供應基地,我們是要滿足國內市場。第二、在國際貿易中出現的等這些做法,我們持反對的態度。我們希望通過雙邊的企業和企業協會之間的協商來解決問題。第三、我們以中國市場來作為我們的立足點,對于人家對中國市場的傾銷,我們也持反對的態度,也就是對他們也有反制的措施。補貼

          《經濟參考報》:您曾經公開表示過我國正在建立鐵礦石反制體系,具體是哪些?

          羅冰生:這個我們在研究,就是怎么建立我們自己的鐵礦石體系的問題。第一、我們希望對國產鐵礦石要保持穩定,包括稅收。第二、我們希望擴大我們的海外投資,我們的(權益礦)比重要不斷地提高。我們現在正在建設的海外項目大體在1.9億噸產能。這只相當于我們進口供應量的30%,也就是有很大差距,我們覺得要達到60%。第三、是要規范進口鐵礦石的秩序。形成我們自己的鐵礦石供應產業鏈的同時,把我們國內的兼并重組進一步擴大,形成我們自己的定價的機制和體制。這些都是長期的過程。可以作為我們的一個研究課題和長遠目標來考慮。

          (來源:經濟參考報)

          延伸閱讀
          上一篇:河北鋼鐵重組后首次公布中長期產品規劃
          下一篇:8月份巴西鐵礦砂出口單價、總額創新高
          分享到:
          [騰訊]
          關鍵字:羅冰生 鐵礦石 供需

          行業焦點排行榜

          更多+企業招聘

            黑龙江11选5{{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